美麗的歌聲來自真實自由的靈魂

美麗的歌聲來自真實自由的靈魂 

 

聽過無數的歌唱,從頂尖的歌劇首席到摸索著辨別音準的初學者,我發現觸動人心的歌聲是真誠自由的靈魂和一顆在完美面前懷抱謙卑與崇敬的心。

 

也許你曾看過或聽過一些天賦超凡年輕歌手的表演,他們有令大眾驚豔、超齡的藝術成就,只是絕大多數這類精彩的演出卻少有盪氣迴腸的餘韻。是年紀與生命帶來的成熟與深度嗎?還是少了什麼更重要的東西?

沃爾堡‧芙爾沛(Valborg Werbeck-Svärdström)希望能藉由她在音樂及人智學的領悟帶給每個人學習及看待音樂、歌唱和生命的新視野。音樂學習不該是近一、兩百年來古典音樂教育的態度——只重視最終的成果,卻不論追求完美的過程被侵蝕的熱情、被耗盡的青春、更甚是在音樂中迷失了自我。

 

在學習歌唱的過程,不論是有計畫的學習或單純學唱一首流行歌,我們都曾想模仿某位歌手或某種唱腔,打從心底相信:這樣做能讓我學會唱歌、這首歌就是要這麼唱才好聽!暫且不論「模仿」是學習歌唱的其中一項重要元素,我們必須認清一件事實,那就是我們只能唱出我「自己」。唯有唱出我「自己」的歌聲,才是真實的、有生命的聲音。而「真實」來自於一個人對自己的認識。人難免都會「期望」自己能夠「表現」得比本身能力好一些,不論是工作上或社交上,更別說是要站在許多人面前唱歌了。然而過高的期許卻是讓我們處在一個「我們不是」的狀態;「期許」不會讓我們更好,反倒設了侷限的框架。「真實」來自我們能夠清楚地看見自己的位置、認識自己的獨特性、承認自己的不完美也是完美的一部份、毫無條件地愛自己,成為自己最好的朋友。說穿了,這些都是每個人生命的功課啊!當人能與自己和平共處,他便踏踏實實地擁有了自由。不是膚淺的技巧之美也不是假借他人的複製美,而是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真實」。歌聲載著我們的靈魂,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只能唱出我自己,而動人的歌聲正是那單純的「真實」。

在學習歌唱的路上,師生之間的信任非常重要。因為學習的過程中,學生面臨的各種困難與挑戰常來自於生命傳記中的某段歷程、事件,當然還包含個人的性格等因素。

 

師生關係必須處於平等、坦誠互信的基礎,老師雖然有較多的經驗,但每個人的獨特性也使得每一堂課都是獨一無二。學習最終的目標是要讓學生具備看見自己、聽見自己的能力,內心既清澈也踏實。說起來簡單幾句話,但其中冷暖,還是只有過來人才能體會箇中滋味。

 

傳統歌唱教學,為了在有限的時間內達到一定的要求而迷失在專精各種歌唱的技巧之中。看看身邊的親朋好友,有多少人熱衷古典歌劇?還是上音樂廳、歌劇院只是一種提昇文化、藝術的假象,政治人物、達官顯要的社交玩具?老實說那些驚人的唱功,真的不比小孩童真的歌聲來得動聽呀。要深究下去,其實就又回到歌唱的本質。歌唱的本質是什麼?那是一種來自心底的溫暖,每個人都渴望的溫暖,所有生命的源頭。它是人性中再生與療癒的力量,是我們渴望連結上的內在光芒。芙爾沛發聲法的練習是直接帶領人重新感受、認識這個根本——歌聲之所以超越語言的力量。「歌唱」是靈性世界給予每一個人的禮物——不論天賦與否——是靈性世界向世俗凡間的獻祭,是給予人類的恩寵。歌唱、音樂是屬於每一個人的;堆砌利益和追求成就的音樂演出冰冷而空洞,人們真正在乎的是「真實」的音樂藝術,而音樂是要讓人類感受並得到真正的自由。

 

本文作者/葉美秀 

台灣大學圖書資訊學系畢業。紐約 Sunbridge College 華德福幼兒教育師訓畢業。

曾任教於紐約市Rudolf Steiner School。從小熱愛音樂與歌唱,2008年前往芬蘭 Laulukoulu (The Singing School) 人智學聲樂學校,專攻芙爾沛發聲法。自2013年於芬蘭、台灣各地指導教師、成人團體及個人發聲法課程。2015年,取得德國 Schule der Stimmenthüllung (School for Uncovering the Voice) 聲樂文憑及教學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