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來自天堂的樂音—透過聆聽,找回自己聲音的生命定位

聆聽來自天堂的樂音——透過聆聽,找回自己聲音的生命定位 

 文/攝影—葉美秀 (本文原刊載於一釐米季刊 2016年春季號 華德福親子共學(上) )

 「芙爾沛發聲法和傳統聲樂訓練有什麼不同?」是我這幾年來最常被問到的問題。然而,在我以最簡單、容易了解的方式給了一個「智性」上可以接受的答案之後,我知道:唯有親身經驗過歌聲的力量、並且曾經用心去感受、去聽見「聽不見的聲音」的人,才能夠真正理解智性得到答案,體驗才能帶來理解。

你聽見了什麼?還是,「什麼?有嗎!?」

我在芬蘭學習芙爾沛發聲法(Werbeck singing method)的人智學聲樂學校(Laulukoulu)位於芬蘭西部小鎮伊爾馬約基(Ilmajoki)旁的森林裡。每當冬季大雪冰封大地,放眼望去兩、三公里外,常只有一、兩間屋舍透露微暈的燈火。這時只要我停下腳步,一大片的無聲、靜謐從四面八方襲來,隨著聽覺無限擴展延伸,我彷彿飛越了整片冰雪。這樣的經驗是許多城市中長大的孩子完全無法理解、體會的幸福。當時的我剛離開文化、時尚的中心—-紐約,來到這個人口只有一萬多人的小鎮學習聲樂,心裡不明白:學習音樂不是應該在充滿文化氣息的大城市,接觸許許多多的音樂、藝文活動?在一個樹木比人多的鄉間,我如何更進步?這樣的矛盾心理其實不斷地挑戰我學習發聲法的決心。算算在芬蘭聽過幾場比較正式的音樂會不超過十場;然而,這段學習過程中的矛盾與掙扎,到後來卻幫助我體會了「聆聽」—一個音樂存在最重要的元素—更深的意涵。每一個人都有獨特的聲音,若不從認識自己的聲音開始,卻一味外尋求、模仿,最後終將是徒然。

spring sunset Feb

早春的夕陽餘暉。攝於就學期間經常運動的小徑上。

Pojanluoma in snow

芬蘭人智學聲樂學校(Laulukoulu)旁冬雪覆蓋景象。

 

回到台灣半年的時間,聽了幾場音樂會,有戶外、室內、音樂廳;有流行、古典、跨界;有插電和不插電的。在這些場合我看到大家對音樂的喜愛和熱情,也觀察到不同的音樂型式如何改變、影響聽眾的「聆聽能力」。

現代人的音樂經驗,大多是被動地、消極地接受外在環境強迫式的輸入。雖然到處都可聽到音樂,賣場、餐廳、車站……,但人們並沒有真的在「聽」,因為人們被這些過渡氾濫的「聲音廢物」訓練得自動關閉感官。因此大多時候,我們充耳不聞。人們喜歡把活動辦得熱熱鬧鬧,四周有吃有喝、音效燈光也來助陣;當種種與音樂不相干的活動不斷地打斷、干擾音樂家與聽眾的注意力,一場有品質的音樂會從各個角度來看都不太可能發生。任何一位音樂家都會這麼告訴你:沒有聽眾,再美好的音樂也顯得不完整。一位好的音樂家擁有聽進音樂本質的能力,同時,可以「聽見」聽眾的情緒、能量並從而給予相應的回饋。而在這過程中,好的聽眾和積極的聆聽力參與,音樂因能量的流動而有了更強大的生命力。一場有品質、成功的音樂會是在場的每一位,包括音樂家與聽眾共同成就的結果。

jazz festsival

2015台中爵士音樂節主舞台一隅。

 

「聆聽能力」是平衡生活的起點

漫長的嚴冬過去了,芬蘭春天森林的積雪漸漸融化,萬物開始甦醒,這時走在樹林裡可不是件輕鬆愉快的戶外活動,因為甦醒的還有飢腸轆轆的棕熊!尤其居住在棕熊數量分佈最多的地區,可是一點兒風吹草動都得提高警覺,眼觀四方、耳聽八方,誰也不敢掉以輕心。許多芬蘭人,尤其是獵人的聽覺,因與大自然緊密連結的生活方式而發展出極為敏銳辨別力,可真讓我大開眼界、自嘆不如!剛回到台灣最不能適應的是公共場合此起彼落的Line簡訊。都市裡地狹人稠,你的Line、我的Line, 常常搞不清到底是哪一支手機的Line在響,結果大家通通掏出手機來檢查。一個短促的響聲可以打斷原來空間中、人們內心、人我溝通的秩序,更何況是充斥各個角落持續不斷的廣播、電視、賣場叫賣、手機鈴聲!廣告媒體無所不用其極,利用音樂、聲響來攻破我們的心防、擄獲消費者的注意力,生活在其中的人們只好被迫「忽略」生活周遭聲響,來保護內心最後一片淨土。但是,從忽略到喪失「聆聽能力」的後果是:溝通藝術因此逐漸消失。這個現象其實很常見——用打斷他人對話、插話的方式來與人溝通。這是沒有學會如何聆聽、如何在思緒中騰出空白和寧靜、如何尊重他人、還有「自己的」的空間和時間的表現。當我們的孩子的成長經驗這樣喧鬧的環境,學習到的是這般溝通文化,我們又如何期待未來他們能夠擁有健康的心智和和諧的社會?安靜下來,放慢腳步,從培養積極的「聆聽能力」來平衡我們節奏快速、嘈雜的生活。「聆聽」能夠幫助我們察覺身邊的人事物,是達到真正溝通之根本要素。

在「音樂」與「歌唱」逐漸被物化的年代,找回最初被感動的心。

 在人類的歷史中,歌唱幾乎是每一個文化與靈性世界溝通的主要方式;歌唱與人們的生活緊密相連,具有娛樂、鼓舞精神、撫慰心靈的功能。充滿生命的歌曲無需錄音設備,而是人們在田地耕種、收割,洗衣、煮飯,喜慶、甚至宗教儀式上,用自己的歌聲把他們的生活與記憶傳唱下去。母親從外婆那兒聽到、學到的歌曲,再唱給孩子聽,不論是西方的翻譯歌曲、台灣的民謠、還是日本的兒歌,都好!因為透過真實的歌聲延續的是不可見,不可量化、數位化的情感和脈動。現今的社會,歌唱已喪失它連繫社會和凝聚精神的重要角色,有許多人從來沒有機會「唱出」他們聽過的歌曲,取代的是手機、CD、耳機、音響和娛樂界的專業歌手;「歌唱」被認為是一個罕見的能力和技巧。除此之外,近年來表演的風氣蔓延更是過了頭,讓人們誤以為擁有「歌唱」能力的人,不僅能用歌聲傳達個人的情感外,還會表演、舞蹈,還要有勇氣站在大眾面前展現自我。但事實並非如此!好比一個人喜歡跑步、舞蹈,不必是馬拉松跑者、奧林匹克田徑或專業舞者;每一個人都可以歌唱、享受歌唱,即使是不願在眾人面前高歌的人。我們都聽過孩子唱歌,當孩子自信、自然地歌唱,他們純淨的歌聲,即便只是一段簡單的旋律、幾個音符,輕易地就「觸動」我們,在他們的歌聲中,我們聽見的是超出物質世界可以量化的感動,有如來自天界、有如天使一般,那觸及我們內心最深處的「聲響」,有些人稱之為「靈」或「神」。因為,最純然的樂音—尤其是人聲—能使人們與精神本質連結。

 

什麼是芙爾沛發聲法(Werbeck singing method)?

芙爾沛發聲法是一個平易近人,要讓所有的人都能夠了解「歌唱」的方式。透過「聆聽」,學習專注意念、運用想像力帶領我們型塑各種語音、去發現我們自己獨有的聲音,聽見其潛能和價值。透過找回自己的聲音,找到生命的定位。這是芙爾沛發聲法所致力的方向

 

什麼樣的人需要發聲法?

我並不想成為聲樂家或歌手,發聲法對我有什麼幫助?

 

任何人踏上歌聲發展的旅程,很快地會發現:能夠把一個發聲練習做好,所專注的不僅僅是喉嚨、聲帶而已!型塑和養成我們目前的聲音包含了許多個人因素:身體(舌、唇、上下顎)、情緒(節奏、呼吸)、心理(意念、專注力)和心靈(想像力、音樂性)……等。每一個面向都直接影響到我們的聲音,還有與發聲器官相關的其他複雜元素。芙爾沛發聲法從人智學中發現並了解歌聲、語音和人相連的系統如何運作,從歌唱的方式幫助我們去處理困難和潛意識的部分。這樣的原理其實早已運用在許多古老的修行和武術上了。然而,人類不斷地進化,三百年前流傳下來的發聲教學法、師徒制度,又是否適用於現代人?即便是一百年前的人們,身體感官敏銳度,與天地、自然的緊密連結關係就與現代的我們有著極大的差異。

 

現代人因應快速變化的社會和壓力,被教導一種必須在短時間內達成目標、完成任務的態度。或為達到目的,而依賴反射性的直覺來處理問題。然而缺乏意識、思考的活動、體態,造成許多身體、心理上的傷害。不論是生理或精神上的直覺和習慣,都會造成錯誤的「對的感覺」。芙爾沛發聲法中,有許多的練習即是以有意識的行為,幫助我們消除舊有的發聲習慣和身體錯誤的直覺反射動作。這些發聲練習的音樂性和每一個練習所給予學生的身心鍛鍊都是經過縝密的設計和思考。發聲法並不是要把我們的聲音「訓練」成像某位歌手或聲樂家,因為這種追求目的和結果的生活態度,容易造成更多許多無意識的行為,而這些無意識的行為累積,將成為習慣和直覺認定為「對」的事。事實上,沒有絕「對」的好聲音,而是一種開放、真誠的態度,是踏上找回自己、屬於自己聲音的發現之旅。沃爾堡.芙爾沛寫的《Uncovering the Voice》一書,決定不把具體的發聲練習寫在書上,是因為這些發聲練習常會造成不當的誤解,讀者可能因此做出損害自己聲音的不當練習。而且,最重要、最先得培養和開發的能力是「全然的聆聽」(true listening;這個功夫無法用白紙黑字傳授,而是只有和老師直接的互動才有可能。

 

在華語世界裡,還沒有一個正確的翻譯名詞適當地說明這套以人智學為基礎的發聲方法。有些人直接稱這樣的發聲方法為「人智學發聲法」,因為聲樂家沃爾堡.芙爾沛Valborg Werbeck-Svärdström (1879-1972) 具有深厚的人智學知識基礎,同時也受到史代納博士的建議與指導。在歐洲、美國等地,多數人還是習慣把這個發聲法叫做Werbeck singing method,雖然沃爾堡.芙爾沛認為這套發聲方法不應以她為名,然而這讓人們記得她在這方面的努力和無私的付出。自己在這領域學習多年,許多的體悟之後,終於找到貼切譯名——Werbeck「芙爾沛」。「芙」取自芙蕖,蓮花的別名;中華文化對於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特質正好與回歸人聲無染、純淨有相通之意,藉由找回人聲自在無垢的本源,也幫助讓我們連結上沛然的生命源流。沃爾堡.芙爾沛在二次大戰前開辦了學校,取名為Schule der Stimmenthüllung (School for Uncovering the Voice) 「歌聲自由歌唱學院」(該校不幸因戰事只維持相當短暫的時間),歌聲自由歌唱(Uncovering the Voice)正是芙爾沛發聲法研究教學的核心與精神。

Lotus

攝於蘇州拙政園蓮花池畔。

相關網站
台灣芙爾沛發聲法課程與中文介紹https://werbecksinging.tw/
德國人智學歌唱治療機構 http://www.gesangstherapie-stimmenthuellung.de/index.html
芬蘭人智學聲樂學校 Laulukoulu (The Singing School)  http://laulukoulu.fi/